第26章 26(1 / 3)

第二十六章

翌日, 沈令蓁便干劲十足地将昨夜安排的戏明明白白地分给了大家。

在霍留行的事上, 众人倒是空前的一条心, 暂且放下成见一道配合她。

先是清早,一家子围成一桌用早食,众人对沈令蓁嘘寒问暖, 尤以霍留行“你额头受伤了怎么拿得动筷子”这样无微不至的过分关照最为扎眼。

饭毕, 席间备受冷落的霍舒仪在回院子的路上与沈令蓁狭路相逢,冷嘲热讽地说, 富人家养出来的姑娘就是娇贵。

蒹葭愤愤不平地顶了一句嘴, 更激起霍舒仪的怒火, 两边争来嚷去,一时不可开交,最后沈令蓁主动退让, 伤心地回了卧房。

午后, 委屈不已的沈令蓁命下人收拾行囊, 决定搬离霍府, 住到沈宅去。

俞宛江听说消息前来劝和,阻拦无果, 只得与霍留行商量,说如今城内局势正乱,放她独自一人在沈宅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不如由他陪她去那里住一阵子散散心。

傍晚, 霍留行与沈令蓁顺理成章地离开了霍府, 入夜后, 借流民的乱流作掩,悄悄从沈宅后门走暗巷出了城。

因尚处在庆州地界,霍留行不可明目张胆地骑马,便与沈令蓁一道坐在马车中,只是省去了轮椅这一环。

虽是为公出行,沈令蓁却心绪大好。她本已作好准备,这回多半没法捎上婢女,不想霍留行却考虑到她不能缺人伺候,主动准允了蒹葭随行。

沈令蓁便是从这一细枝末节瞧出了深意。

霍留行此行难免有走动的时候,腿脚一事等同于直接暴露给了随行的人。他待她贴身婢女的信任,正是对她更进一步的接纳。

为赶时辰,马车出城后驱得飞快,途径崎岖山路,上下颠簸不止。

遇一处大坑洼,马车倏尔颠起,沈令蓁整个人身子一轻,跟着蹿起老高,心惊肉跳之时以为自己又要光荣负伤,结果头皮却轻轻擦过了一只宽厚的手掌。

她一愣,望望头顶,这才发现霍留行抬着胳膊,把手搁在了她与车顶之间。

她赶紧去握他的手:“撞疼郎君了吗?”

霍留行拨开她,维持着这个姿势,轻飘飘道:“你道我是你?”

“可这么一直举着胳膊也太累了,我自己扶着些就行了。”

“你不行。”

霍留行笃定地看扁了她,果不其然,再遇坑洼,紧紧抓着车内扶手的沈令蓁依旧被颠得蹿起,全靠他在旁看顾。

她丧气地看看身边始终稳如泰山,纹丝不动的人:“为何郎君坐得这么稳当,我却怎么都不行?”

“你若事事都行,我倒无事可做了。”

沈令蓁瞅瞅他,又看看那只护在自己头顶的手,忍不住笑起来:“郎君对我真好。”

还行吧。

霍留行面上表情无甚波动地瞥了眼她上扬的嘴角,那只手倒像受了鼓舞似的,自发举得更端正了。

*

一路飞赶,从夜色深浓到晨曦渐露,再到夕阳西下,日落月升,又经一场天光乍破,如此一日两夜过后,马车终于将要驶离庆州。

这十八个时辰,京墨和蒹葭在外轮流赶车,其间换了三次马。霍留行耳听八路,全程无眠,沈令蓁则靠着车壁一路睡睡醒醒,饿了就塞块干粮,渴了便就着水壶喝几口茶润润嗓,一路至此,已被摧残得十分昏沉。

马车骤然停下的时候,她打个激灵,迷迷糊糊地问霍留行:“到了吗,郎君?”

“还在庆州与定边军的交界处,只是停下来歇歇。”

她立刻强打起精神:“郎君,我是来帮你,不是来给你添乱的,你不必为我耽搁行程,我们一鼓作气进城吧。”

霍留行摇摇头,好笑道:“不是我有意迁就你,而是前方临近白豹城,驻军复杂,形势未明,得叫京墨先去探探路,左右都须滞留此地,顺道歇息歇息也不是罪过。”

沈令蓁这才放心地跟他下马车,却不料下地一刹头晕目眩,腿脚也针刺似的发麻,软倒着便向后栽去。

等在外头的霍留行及时接稳她,抱小孩似的将她一把竖抱出了马车。

沈令蓁气弱地拽着他的腰带缓劲。霍留行拍拍她的背,抱着她的肩,回头吩咐蒹葭:“去附近找点野果,挑熟的,分不清哪种可以吃就都摘回来,我来筛。”

蒹葭惊愕地盯着霍留行直立的腿看了足足五个数,再瞅瞅沈令蓁毫无意外之色的脸,赶紧点点头,匆匆去了,跑开的时候,还似没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差点摔趴。

沈令蓁脸贴着霍留行的前襟缓了好一阵,腿脚才恢复知觉,站直了身子。

她抬头望望天,环顾四周,发现此刻应当临近辰时,这里是一处树荫浓密的山林,前边一条窄溪淌着涓涓细流,周遭尚算阴凉。

霍留行将披氅展开,铺在溪边的平地,扶她坐下,然后回头去取水壶,走到溪边灌水。

沈令蓁在马车里坐了两夜一日,再坐反倒更觉吃力,眼见他走开,便一步不肯离地跟了上去,边问:“郎君,这山里的溪水喝下去不会闹肚子吗?”

他拔开瓶塞子,回头看她一眼:“我喝自然不会。你就算了,老老实

最新小说: 捡个总裁做老婆 华娱,从神雕剧组开始! 从UP主开始 全职天王 参加规则怪谈,谁按套路通关啊? 生活型神豪 我的美女老板娘 四合院:大国工匠 我,美国医生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