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烟轻扬 > 都市言情 > 霸王与娇花 > 平行时空·沈令蓁篇(一)

平行时空·沈令蓁篇(一)(1 / 3)

贵人动身归京, 霍家人自然依礼前去送行。

霍府门前聚拢了一大家子, 霍留行和俞宛江说着客套的场面话,沈令蓁也跟着努力虚与委蛇, 嘱咐赵珣一路当心,只是心里却发着愁,想她这个表哥这回借送亲之便, 将庆州与霍府探了个底朝天,也不知回去以后, 会不会对霍家不利。

若非传信不稳妥,她倒想与国公府打声招呼,让家里人帮着留心朝中动向。

赵珣这次的出行似是临时起意, 阵仗并不大, 随从仅仅寥寥十数,霍留行因此提出派一队府卫随同保护他。

霍舒仪见状主动请缨, 说因兄长腿脚不便,不如由她领着府卫代为相送。

沈令蓁心知她是因误认赵珣为霍家恩人才如此,害怕赵珣借此利用她做什么,于是悄悄从斜后方,戳了戳霍留行的腰。

霍留行恍若未觉,朝赵珣拱手:“既如此,便由舍妹代劳,护送殿下至城门口,留行失礼了。”说完才在暗处捏了捏沈令蓁的手指,暗示她放心。

赵珣笑着摆摆手, 示意无妨,转头出了霍府。

霍舒仪作儿郎打扮,穿一身简朴的劲装短打,踩着马镫轻松上马,跟着绝尘而去,到了城门口,下马朝赵珣行礼告辞。

赵珣高踞马上,垂眼看着她,称赞道:“霍大姑娘一身骑术堪称一绝,叫我等男儿亦心生钦佩,如此武艺,想是承自舒将军?”

霍舒仪本名“舒仪”,赵珣此刻口中的“舒将军”,正是指她和霍妙灵的生父,也就是俞宛江的原配。

提到过世多年的生父,霍舒仪难免情绪不高,垂着眼点点头:“舒仪确是自幼跟随父亲习武。”

“舒将军生前随同霍节使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与其肝胆相照,当得起一声‘英雄豪杰’,却可惜十年前,为从战俘营救出我那表妹夫,不幸葬身西羌……”

赵珣说到这里,幽幽叹出一口气。

霍舒仪点点头,脸上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赵珣感慨地摇摇头,似是不愿再多提这些勾人伤情的陈年往事,转而道:“庆阳此地也不太平,你勤学武艺是件好事,倘使碰上杀机也可有余力自保,可别像我那表妹一样弱不禁风,被人轻易掳了去。”

霍舒仪一愣,抬起头:“什么掳了去?”

*

送走赵珣这尊大佛后,霍留行吩咐京墨和空青将书房内一切有他字迹的物件通通藏到柜中。

他有两手字迹,一手是摆在台面上的,一手是必要时书写密信所使。

后者自然写过便烧干净了,前者原本并无妨害,因此这屋子里,有不少藏书留了他亲笔所写的批注。

关于绢帕一事,他在沈令蓁面前说了个没有把握的谎,为免事实并非如他所料,须得避开被拆穿的风险。

按沈令蓁循规蹈矩的性子,进了他的书房,通常连几案上大大方方摆着的物件都未必仔细察看,更无可能翻动他的柜子,因此倒也无需将书焚毁,光如此便已足够。

京墨与空青正在忙碌的时候,霍舒仪回了府,又是一惯的毛躁莽撞,急匆匆奔进霍留行的院子,叩响了书房的门。

霍留行叫两人停下收拾的动作,然后才说了“进”。

霍舒仪进屋后看了眼京墨与空青,蹙着眉说:“二哥,我有话单独与你说。”

两人请示霍留行一眼,颔首退下。

霍留行坐在窗边,淡淡一笑:“这么急急忙忙的,可是从四殿下那里听来了什么消息?”

霍舒仪愣住:“二哥怎会知道?”

“我不单知道这个,还晓得,他恐怕嚼了你嫂嫂的舌根,且假作一时失言同你说漏了嘴,请你听过以后务必烂在心里,切勿声张,尤其不可与我这个二哥讲。”

眼看霍舒仪噎得说不上话,霍留行笑着摇了摇头:“他若是不说那句交代,你回府后兴许还会先和母亲商议,再决定是否与我讲,可他说了,你反而沉不住气,偏要立即告诉我……二哥说的,是也不是?”

霍舒仪紧张得舔舔唇,点了点头:“我是这么想的。”又皱起眉,“这么说,二哥早就知道,沈氏在你与成婚之前曾遭掳劫的事了?”

“我知道。”

霍舒仪轻轻咬了咬牙:“那二哥为何不生气?圣上与长公主千方百计隐瞒此事,不就是不希望这桩联姻因此毁掉吗?沈氏兴许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他们凭什么叫二哥娶一个不干不净……”

“霍舒仪!”霍留行脸色发了青,“这种话是你一个女孩家,一个晚辈该讲的吗?”

霍舒仪攥着拳头不吭声了。

“你嫂嫂是怎样的人,我看得清楚。倒是旁人意欲离间这桩联姻,却借了你的嘴,你可看得清楚是为何?舒仪,人不懂三思而后行,迟早要吃大亏。”

霍舒仪一滞:“二哥是说,四殿下他……”

“你上回说你嫂嫂自作聪明地添乱,却不知若非她助我一臂之力,当夜我绝不会如此轻易脱困。今日我与你讲明白,不管你心里作何计较,这台面上,往后你若再对她不敬,再有出格的言行,霍府就容不得你了。”

霍舒仪呆了半晌,几次张嘴要说什么,又把话收了回去,最后点点头,红着眼圈奔

最新小说: 我,美国医生 我的异世界剑圣老婆 捡个总裁做老婆 四合院:大国工匠 参加规则怪谈,谁按套路通关啊? 全职天王 我的美女老板娘 华娱,从神雕剧组开始! 从UP主开始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