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烟轻扬 > 其他类型 > 我靠弹幕成为柯学传奇 > 第八十五章(三合一)

第八十五章(三合一)(1 / 7)

看到最后的落款,高月悠的思绪一下子就被带回了小时候。

那时候的她还只有个位数的年龄,还是个离不开妈妈的小尾巴。

而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一直跟着风一样自由的亲妈在满世界跑了。

中国、英国、美国、日本……地方多到现在让她数都不一定能数得清。

只是跟她那拥有恐怖语言天赋的亲妈不同,她的语言是跟着亲妈到处走的过程中学会的,中间也有各种……混搭使用的时候。

比如中式英语、日式俄语或者中式日语之类的。

甚至一句话里混杂两三种语言,单词想到哪个用哪个。

“怎么心不在焉的?()”

注意到高月悠吃着吃着就会突然停一下,诸伏景光没好气的敲了敲桌子。

啊,只是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

“比如我以前给人发消息,一封信里用了三四种语言。”

小孩子嘛,单词当然是想到哪个用哪个。

“现在想想,那时候认识的朋友可真是好脾气。”

这种奇怪的交流方法都能接受,还高高兴兴地教给自己各种他们擅长的技术。

在这期间也搞过不少乌龙。

比如这位……嗯,跟她妈在拉斯维加斯结婚,一度也成了她的妈妈(虽然不知道该交后妈还是继母?)的贝尔摩德女士的落款名。

因为当初她英语还不怎么灵光,所以那时候她跟她妈的交流大多还是以中文为主。写名字给她看的时候,也是中文的‘贝尔摩德’,所以她一度是按照拼音认定首字母是'B',而不是‘V’。

所以在沟通的时候,她也都是字正腔圆的叫或者写‘贝尔摩德’——而因为这四个字比划很多,所以她时常会偷懒写成简写,也就是首字母的‘B’。

而收到消息的贝尔摩德也从来没有纠正过她这个小错误,这个错误的代称就一直持续了下去,直到某天被亲妈发现。

但贝尔摩德女士觉得这是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小秘密’,所以这个'B'最后也变成了她们联系的暗号。

如果有天结尾是V,或者全称的‘vermouth’,那一定是有人冒充她,或者是她自己发出的假消息,不要相信。

至于M……

那就更简单了。

母亲的首字母啊。

不管中文还是英文都一个。

连到一起就是,这是以‘母亲’(或者该说是前母亲?)的身份发送的消息。

就好像森叔叔除了是继父(前)之外,还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贝尔摩德女士除了曾经是她妈的伴侣、她的继母之外,也是有另外一重身份的人。

要是换做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啊我们关系怎么好你怎么还能有秘密’或者‘我以为我们最亲密了怎么还不知道’。

但高月悠却觉得非常正常

() 。()

毕竟人本身是多面体。除了是别人眼中的‘ta’之外,更是属于自己的那个‘ta’。既然如此,有不被其他人知道的一面或者身份,也就变成了超级正常的事情。

?夜笑的作品《我靠弹幕成为柯学传奇》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

虽然听起来好像不太符合‘常识’,但在高月悠的认知中,人就是这样的存在——所以她才会在注意到降谷零还有其他身份的时候,问都不问的直接接受。

也不会在意坂本开头想‘请’他们去做客,后面又变成一起逃命的伙伴的身份转变。

当然更不会在意跟自己一起到处刷联动餐厅的同伴们其实还是某组织成员的这点小问题。

是的,高月悠又久违的跟科恩还有基安蒂一起刷最新的联动餐厅了。

“因为小悠很可爱吧。”

餐桌另一边的诸伏景光到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小悠这么可爱又贴心,语言那不是小问题嘛。

“应该还是我运气好遇到的都是好人吧。”

高月悠说完,三两口吃完早餐。

“我中午晚上应该都不回来吃,小景你忙你的就好。”

“又要约朋友?”

“嗯,好久没见了。”

高月悠想了想。

“外面的朋友?”

哪怕相信小悠的能力,但作为成年人,还是难免会多问两句。

“嗯。”

高月悠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

“是之前一起去三丽鸥咖啡厅的同好。”

三丽鸥作为知名大IP,诸伏景光当然也是听过的。

甚至不少同事带的钥匙扣或者便当包之类就带着三丽鸥的元素。

于是诸伏景光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几个女生坐在满是可爱装饰的餐厅里吃吃喝喝的画面,接着就安下心来。

“都是女生的话,注意安全。”

毕竟东京最近确实不太平。

情杀的仇杀的报社的。

高月悠脑海中浮现了基安蒂利落干掉上次那个报社男的画面。

最新小说: 少爷不能招惹,小馋包已知错 HP:霍格沃茨开心农场日常 洪荒之鸿蒙太易 修行从技能点开始 宇智波:我真不是大孝子 摄政王家的小娇妻 重生从经营医馆开始 神眼风水天师 真千金驻岛开荒,嫁禁欲军官赢麻 快穿贪吃的小锦鲤